人類天生就需要或多或少的特定空間來生活;這是他們生存的空間…就像動物會為自己劃定"領土"那樣。我們都需要為自己設定一些目標,通過試煉、承受失敗、慶祝成功、以及其它各種成千上萬的事情,而這些事物都在在向我們展示了,我們在淺意識中所感受到的那份對於空虛的恐懼。

這種心理需求反映在這樣一個事實上,那就是我們非常重視以「年」為單位的時間。起初我們會滿懷希望、歡欣鼓舞的為自己慶祝每個生日,因為那意味著我們正一步步擺脫童年的局限。但隨著年歲漸長,漸漸地摻入了某種漠然,最後變成以一種奇怪的"內在急迫感"去度過。

因為我們深知,在那些親切的祝賀和點點燭光之外,我們生命之燈的油正在逐步耗盡。沒有人喜歡在還沒有把想做的事情做好之前就離開,那只差一步之遙的項目,書藉或作品,或詩歌,或…其它許許多多的東西!

所以,當我們面對新的一年時,大多數的人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:我們該如何以一種新的方式來迎接新的循環?該如何取得真正的進展,以完成那些在去年未穫得成果的事情?

但你是一位哲學家…永遠不要忘記…永遠!

約莫一千年前,同樣也是卡巴拉主義者的其他哲學家們,將一個人的成長比作一棵樹的成長。我不太記得這個寓言的確切內容…但它主要講述的是:如果我們要幫助一棵樹長大,就必須要從它還小的時候就開始仔細照料它,為它澆水、修剪,並保護它遠離雜草的汙染。一點一點地,在不知不覺中它會逐漸成長茁壯,而這要感謝那位將「最好的園丁是神」銘記於心的好園丁。

現代心理學中有一套新的方法機制,是建議人們每天仔細地觀察自己,以查看自己的成長狀況,但這是非常有害的,因為沒有人可以每天看到自己的成長,這會讓人產生一種痛苦感。在這樣的方法下,愚鈍的人會一直盯著那棵樹,希望自己不會看漏任何一個它成長的瞬間。而睿智的人則是偶爾照料一下,因為他知道樹會不斷地成長,所以即便偶然發現了也不會有所驚訝和痛苦。

這就是我們應該對自己做的: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過於重要。謙虛且勤奮,時時刻刻灌溉、照料自己的內心之樹(你內心的穩定之柱),但不要總想著自己是否有更進步了。

你應該要打從內心確定自己正在進步,而不是一直密切關注著自己,最後感受到精神病態般的痛苦,這種痛苦最終會導致自我催眠和感到失敗的沉悶瘋狂。要有信念、快樂與希望,也要有內在的驕傲…你是位哲學家!不要去依賴那行動的結果,不要成為幻象遊戲的魔咒的犧牲品。簡而言之,以智慧、寧靜和簡單來面對今年,讓它幾乎就好像不存在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