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總是柿⼦挑軟的吃,或者挑⾃己擅長的事情做。 塞內卡(Seneca)認為:「並不是因為它很難所以我們不敢做,而是因為我們不去做它,才導致事情很難。」為了成長,我們必須面對未知。何必等待呢?
容易的本⾝並不存在。如果我們問每一個⼈對於困難的定義,會得到很多不同的答案。
總有我們知道與不知道和能做與做不了的事。

被吸收的事情是容易做的
我們已經學會了的事情是容易的,因為我們已經掌握到訣竅並且可以很順利地表達出來。我們學到和吸收的東⻄,透過生活可以輕鬆⾃信的展現出來。 

未知的是困難的
相同的,困難的本⾝並不存在。這取決於他或她所累積的知識。未知或新知對我們來說就是帶上困難的面具。
為了避免⾯臨這樣的狀況,我們通常會將事情貼上困難的標籤。但事實上, 這並不是真正的未知或新知,而是重複不斷地對狀況的恐懼。這意味著它並沒有真正被面對和體驗過。
對新事物的害怕是因為擔心我們無法掌握困難。 我們在生活中能夠克服困難,只要不向恐懼低頭。 

困難是生活的一部分
生活中總是充滿了困難。我們都是來到這個世上學習獲得新知幫助我們的靈魂覺醒,開啟智慧。如果在某些時刻凡事變得簡單,我們應該將它視為警訊:要不就是我們已經長期陷入學習的過程中,要不就是我們已經變得無知,以至於我們無法提昇到下一個階段。

困難是必須被征服的
困難是我們在面對精神進化和培養個人能力的一個階段。在我們看來它是一個挑戰,不可或缺的也是確保我們的學習經驗能夠到達我們的意識,而不是膚淺的。
容易已經屬於我,困難則是我需要去培養的。